DSC_0572.jpg 

陳木雄係港務警察所警員,負責在高雄港碼頭管制區對出入人員檢查證件及所攜物品,於2008年9月18日下午7時許,在該港第二十八號碼頭檢查哨值勤,適共同被告林松自美國私運手槍、子彈藏匿於停泊該碼頭之台塑四號輪船內,為取出該等槍彈,乃向陳木雄偽稱其因腰椎疼痛,不能提攜重物,對陳某期約致贈一瓶洋酒,請求准許其派人登船幫其攜帶六瓶洋酒,陳某應允後,兩人隨即登船,迨同日下午7時40分許,兩人下船,林松手持人頭馬牌XO洋酒一瓶(價值美金六十元)走到檢查哨交付陳某收受,林松所派之人則攜一背包(內裝洋酒一瓶及盒裝手槍十把、子彈一百六十七顆),未經陳某檢查,即行離去。嗣經調查站派員逮獲,一審法院審理後,根據調查站依檢察官指示所出具之公函中載述「林松將一瓶酒交給該警員」等情,判決陳木雄徒刑五年。到底此種公函有無證據能力呢?法院可否直接採為判決基礎?

■蘇南桓

刑事訴訟為發現實質之真實,採直接審理及言詞審理主義,證據資料必須能由法院以直接審理方式加以調查,證人必須到庭以言詞陳述,始得採為判斷之依據。司法警察官本於其職務作成之報告文書,或係基於他人之陳述而作成,或為其判斷之意見,其本身無從依直接審理方式加以調查,應無證據能力,不能認為係刑事訴訟法第165條第1項所稱「其他文書可為證據者」之證據書類,縱令已將之向被告宣讀或告以要旨,依同法第155條第2項規定,亦不能遽採為有罪判決之論據。本案例中之調查站函,係該調查站依檢察官指示所撰具之調查報告,如係基於調查人員親自耳聞、目睹之情形所作成,則該調查人員係居於證人之地位,該報告係屬證人之書面陳述,如係基於關係證人林松等經該調查站人員訊問所作之筆錄而作成,則該報告屬於傳聞證據,原審既俱未傳訊該調查站人員到庭言詞陳述,以直接審理方式加以調查,遽採該函所述「林松將一瓶酒交給該警員」等情,資為被告論罪之證據,揆諸上揭說明,自屬於法有違。

換言之,刑事案件之犯罪證據,均須足以由法院直接審理,且能透過辯論、對質等程序以辨明真相者,始可當之。本件書面報告既剝奪被告對質、辯論之權利,亦與直接審理原則不符,不可直接採為論罪之依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人世雜遝,縱以敦厚、誠信獨善其身,亦難保沒有暴戾、欺詐、栽贓等禍事臨頭,一旦沾惹刑事官非,或遭檢警人員無故搜索、扣押、羈留……之對待,你該如何證明一身清白?爭取應有權益?
了解《刑事訴訟法》,才能讓你避開「無知」的操弄,轉危為安、攻守有據。《一口讀通刑事訴訟法》以實際案例,教你短時間看懂《刑事訴訟法》,保命防身、維護公義,操之在己!

http://book.law119.com.tw/view.asp?idno=1397&kgroup=法律圖書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永然文化 的頭像
永然文化

永然文化

永然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